網贏中國專注大數據營銷 [會員登錄][免費注冊][網贏中國下載]我要投稿|加入合伙人|設為首頁|收藏|RSS
網贏中國是大數據營銷代名詞。
網絡營銷
當前位置:網贏中國 > 行業資訊 > 互聯網名人 > 網絡營銷互聯網名人 > 我就是中本聰,比特幣的創造者
我就是中本聰,比特幣的創造者
編輯:造就 發布時間: 2016-5-3 16:30:00    文章來源:百度百家
網絡營銷



2009年1月9日,一個化名中本聰的人首次發布比特幣代碼,到如今,這種堪稱天才創造的電子貨幣已經從極為小眾的新鮮事物,壯大成某種意義上的經濟奇跡。然而自那之后,中本聰的真實身份卻始終無人知曉,并成為近年來科技界的最大懸案之一。這期間各路媒體對他展開了曠日持久的尋找,一個一個“嫌疑人”浮出水面,但又一個個被否定掉。


周一,答案似乎終于揭曉。澳大利亞人克雷格·史蒂文·賴特(Craig Steven Wright)向BBC、《經濟學人》和《GQ》三家媒體證實自己就是中本聰,并且提交了詳細的證據來證明。這個賴特究竟是什么來頭?早在2015年12月,《連線》雜志就在一篇報道中提出賴特極有可能就是中本聰,并詳細介紹了他的身份、來歷。以下便是這篇深度好文原汁原味的翻譯。


在拉斯維加斯的比特幣投資者會議上,克雷格·史蒂文·賴特(Craig Steven Wright)的臉就在三米高的投影幕上俯視著觀眾,但臺下大多數數據加密專家和金融極客心里都在想:“這哥們是哪蹦出來的?”


會議是在菲茨杰拉德拉斯維加斯酒店(D Hotel)的宴會廳里舉行,這個44歲的澳大利亞老兄是通過Skype連線會議現場。黑西裝,稍欠挺括的襯衫,不打領帶,棕色的頭發梳得整整齊齊——這身造型看上去跟比特幣愛好者一點邊都不沾。會議的“演講嘉賓”名單上也沒有他的名字。就連這場小組會議的主持人,名叫米歇爾·塞文(Michele Seven)的比特幣博主,好像也生怕觀眾不知道他是干嘛的。賴特開始自我介紹,“我以前搞學術,做一些別人沒聽說過的研究……”剛說到這兒,主持人就插話了。


“等一下,你是誰?你是搞計算機科學的嗎?”“我什么都會一點,”賴特說。“我有一個法學碩士學位……一個統計學碩士學位,還有兩個博士學位……”“你是怎么接觸到比特幣的?”主持人又插話進來,仿佛還在力圖挑明這個人的重要身份。


賴特停頓了整整三秒。“嗯……我跟它打交道已經很久了。”他磕磕巴巴地說道,“我盡量不去——我努力保持低調。嗯……”這時的他似乎正在壓抑一絲不由自主的笑容。主持人沒再追問下去。在這深藏功與名的七年里,他不知道多少次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而從《連線》雜志最近的調查來看,他可能恨不得馬上就把話說出來一吐為快:


“我就是中本聰,比特幣的創造者。”


2009年1月9日,一個化名中本聰的人首次發布比特幣代碼,到如今,這種堪稱天才創造的電子貨幣已經從極為小眾的新鮮事物,壯大成某種意義上的經濟奇跡。它很快就普及到各種交易,從國際匯款一直到網上販毒,總價值已經達到近50億美元。而中本聰本人——且不管他是誰吧——看來也給自己留了一筆比特幣,輕輕松松就值好幾億美元(2014年比特幣匯率峰值時期 ,還一度突破10億美元)。但比特幣創造者究竟是誰?這至今仍是一個謎。


從《紐約客》到《Fast Company》,再到美國《新聞周刊》,各路媒體紛紛展開調查,想要揭開中本聰的廬山真面路,但這些調查要么下不了定論,要么就是像《新聞周刊》那樣,好不容易鎖定一個人,結果那哥們兒表示,自己跟加密技術沒有任何關系,更別說加密貨幣了。總而言之,對于這個21世紀最難解的謎團之一,世界各地的中本聰獵手們連個影子都沒找到。而最終,這個謎底不僅僅會在加密技術這個小圈子激起波瀾,它還會產生重大的經濟影響。


過去幾周,針對中本聰的真實身份,《連線》掌握了至今最有力的一批證據。種種跡象都指向克雷格·史蒂文·賴特。這個人從來沒有登上過中本聰獵手們公布的懷疑名單,但幾乎每個細節都跟那位加密貨幣創造者的資料相吻合。然而,盡管掌握了這么多證據,我們還是不能絕對肯定地宣布:謎底已經揭曉。但最大的可能性有這么兩種:要么賴特就是比特幣的發明者,要么他就是一個絕頂聰明的騙子,而且處心積慮想要冒充比特幣發明者。


證據


第一個證據出現在11月中旬。有一位跟賴特相熟的匿名知情人士開始把一些文件泄露給格溫·布蘭文(Gwern Branwen),而這個采用化名的獨立安全研究人員兼暗網分析師又把這些文件提供給了《連線》。很快,《連線》就找到了多條可以直接把中本聰和賴特聯系到一起的公開線索:


?20088月,賴特在自己博客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賴特在文中提到,他打算發布一篇“關于加密貨幣的論文”,并提及了金融密碼學家伊恩·格里格(Ian Grigg)在2005年發表的論文《三重記賬法》,其中有幾個類似于比特幣的想法。幾個月后的2008年11月,《比特幣白皮書》發表在一個加密郵件論壇上。


?200811月,同一博客上的另一篇文章。針對想跟他取得聯系的讀者,賴特要求他們用一個PGP公鑰來對郵件信息進行加密,而這個公鑰似乎可以跟中本聰扯上關系。PGP密鑰是一個唯一字符串,如果你使用PGP加密軟件,就可以用這樣的密鑰來接收加密郵件。他所用的這個公鑰當初就存儲在麻省理工大學(MIT)的服務器上,檢索MIT數據庫后發現,關聯到這個公鑰的電子郵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而中本聰用來給加密郵件論壇發送白皮書的郵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兩者非常相似,只差一個字母。


?賴特2009110日一篇博文的文檔(原文章頁已被刪除)。文中寫道:“比特幣測試版明天上線。它是分布式的……我們會一直把它搗鼓好了。”文章顯示的發布日期是2009年1月10日,而比特幣正式上線是在當年的1月9日,也就是前一天。但考慮到賴特生活在澳大利亞東部,如果這篇文章是在當地時間9日午夜過后發表的,那它還是先于比特幣的正式上線時間,也就是美國東部時間下午3點。博文內容后來被替換成一段相當晦澀難懂的文字:“比特幣——意即你多管閑事有的一比……最無遮攔的地方反而是最好的隱蔽之所,這個道理真正是屢試不爽。”在今年10月以后,這個帖子就被徹底刪除。




克雷格·賴特博客的一個截屏,從內容來看,當時他似乎正計劃推出比特幣。這篇博文已被刪除。


除了這三篇博文,我們還收到了一大堆泄露的電子郵件、文字記錄和會計報表,全都佐證了這種關聯。2008年6月,比特幣連個影子都還沒有的時候,賴特就在致律師的信中,設想了一種“P2P分布式分類賬”,看上去很像是后來比特幣的區塊鏈(Blockchain),即這種電子貨幣的公開交易記錄。在這封泄露的郵件中,他還提到,可能會在2009年發表一篇論文,題目是“不依托可信第三方的電子貨幣(Electronic Cash Without a Trusted Third Party)”。


另一封泄露郵件寫于比特幣發布前不久,是賴特寫給他的至交好友、計算機取證分析師大衛·克萊曼(David Kleiman),探討兩人當時正在合作撰寫的一篇論文。賴特提到了一個想法,就是接受雇主的買斷裁員,然后用補償金投資幾百個計算機處理器,好讓他的“構想運轉起來”。泄露資料中還有一份文件的印影件。克萊曼于2013年4月去世,之前曾簽署這份文件,同意接管一只代號為“郁金香信托”的信托基金,內含110萬個比特幣。這份文件上有克萊曼的PGP簽名,這種加密技術可以確保簽名后的文檔不再被篡改。


一直以來,在比特幣的區塊鏈上都可以看到一筆神秘的財富,很多人認為,它就屬于中本聰。而郁金香信托,這個擁有上百萬枚比特幣的大寶藏,跟那筆財富的規模正好吻合。除了中本聰,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已知屯有如此眾多的比特幣;也只有中本聰,會在比特幣剛一起步的階段、在它還不需要多大的處理能力就能輕松“挖”到的時候,就生成這么多的比特幣。這么大的比特幣金山只此一座。而且,在人們的密切關注之下,這堆比特幣自始至終都沒有被動過。


還有一條線索跟賴特的比特幣財富有關,但并沒有泄露給《連線》,而是依然托管在企業咨詢公司McGrathNicol的網站上。那就是Hotwire公司的一份清算報告。Hotwire是賴特創立的多家企業之一,目的是打造成一家比特幣銀行。這份報告顯示,2013年6月,賴特向這家初創企業注入了價值2,300萬美元的比特幣,現在,這些比特幣的價值已經超過6,000萬美元。在Hotwire注冊成立之時,賴特在這家公司投資的比特幣占到當時比特幣總存量的1.5%以上。在比特幣的圈子里,出手這么闊綽又這么默默無聞,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這還不算完:在一封2014年1月的電子郵件里,賴特致信一位同伴,討論他跟澳大利亞政府在稅務上產生的一點糾紛。在信里,他似乎還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搬出中本聰的大名,震懾一下新南威爾士州的聯邦參議員亞瑟·賽諾迪諾斯。“要是把我們的‘日本朋友’請出來,能不能把他們鎮住?”賴特問。郵件里還附了一份致那位參議員的信件草稿,署名就是“中本聰”。2014年2月,賴特跟律師和稅務官員會面,會議文字記錄顯示,他一度暴跳如雷地說:“我從2009年運營比特幣到現在,花那么大力氣保守秘密,”他說。“等這事兒一鬧完,全世界一半人都要知道了!”


取得聯系


12月1日,《連線》向賴特發送加密電子郵件,表示我們已經知道他的秘密,并請求采訪。幾個小時后,我們收到一封措辭謹慎的回信,發自[email protected]。郵箱名“Tessier-Ashpool”一詞出自威廉·吉布森的科幻小說“蔓生都市”三部曲(Sprawl Trilogy),是故事中一個有錢有勢的企業家族。賴特也曾在他個人Twitter主頁的簡介里提及這個虛構家族。郵件來自Vistomail掌管的一個巴拿馬IP地址。當初,中本聰發送介紹比特幣的郵件,以及運行Bitcoin.org,用的也是Vistomail這家服務商。“這是一個一次性帳戶。就算用(匿名軟件)Tor,別人也有破解的辦法,但巴拿馬人非常善良,不會侵犯別人希望保留的隱私。”他在郵件中寫道。“你們在挖,但問題是,挖了有多深呢?”郵件結尾的署名“Tessier-Ashpool主管,敬上”。


幾個小時后,我們又收到同一帳戶發來的第二封郵件,這次的內容就更讓人費解了。“選擇這個名號是有原因的。我現在有資源。所以‘我’變成了‘我們’。我還在看自己究竟有多大的能力,這方面的認識還很初步。所以,即便現在有資源,我還是很脆弱,”這人在郵件中寫道。“你們好像知道一些事。而且知道得有點多。”


于是我們回復郵件,描述了那三篇博文(明確顯示賴特和比特幣創造者之間存在關聯),并再一次請求采訪。這次,他的回應就比較有料了:“雖然我們都希望自己的所作所為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可,但很多東西我已經看淡了,”他回信說,還是用了那個Tessier-Ashpool的郵箱帳號。“知道秘密的人已經太多,不需要全世界都知道。領導變革的途徑有很多,不一定要成為獨裁者。”


此后,我們再次回復,請求面談的機會,賴特回應說會考慮這個請求。然后就杳無音訊了。


故意留下蛛絲馬跡?


盡管線索多得讓人眼花繚亂,但沒有一項能夠充分證明,賴特就是中本聰本人。這一切也許只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策劃者說不定就是賴特本人。那些泄密文件都未經核實,也許全部都屬偽造,也許部分屬于偽造。而最令人費解的是,那三篇堪稱鐵證的博文存在好幾個不同的存檔版本,從這些版本來看,賴特確實編輯過這三篇文章——編輯的結果就是插入了他跟比特幣存在淵源的證據。而那個關聯中本聰電子郵件地址的PGP密鑰,那些引用“加密貨幣論文”和“三重記賬法”論文的文字,都是在2013年后的某個時間加上去的。就連通知比特幣測試版發布的那篇博文也是疑點重重。雖然發表時間顯示為2009年1月,但在2013年10月到2014年6月這段時間里,它似乎被刪過一次,然后又重新恢復,甚至有可能就是在那時第一次寫成的。


至于為什么會留下這些蛛絲馬跡,這到現在還是個謎。難道說賴特想要冒充中本聰,竊取他的榮耀(或金錢)?還是說他想悄悄地透出風聲,讓人知道自己就是比特幣的創造者?


但有這么幾點可以確定:如果說賴特是想偽造他跟中本聰之間的關聯,那這場騙局的野心之大絲毫不亞于比特幣本身。他博客中那些新線索是大約20多個月前加上去的,如果是騙局,那真是可以說是醞釀已久;涉及“三重記賬法”的文字如果是編的,它的原創性就太不可思議了,連比特幣都可以從這些高深的文字里得到新的啟發。而賴特是個比特幣大亨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McGrathNicol公司的那份公開審計記錄是可以核實的,光是里面那堆價值6,000萬美元的比特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再來看看一些旁證,從賴特的博客、他公開的個人履歷,以及他在郵件論壇上和Twitter上已核實的文字來看,他跟人們目前所知道的中本聰特征非常相近,足以甩出其他疑似人選好幾條街。他曾經訂閱90年代反專制、倡加密的“密碼朋克”郵件論壇,他提倡以黃金作為金融工具,他是一名成功的C++程序員、一名安全專業人士,很有可能有實力編寫一個像比特幣這樣很難被破解的協議,他是一名自由意志主義者,曾跟稅務機構對著干,還熱愛日本文化。


撇開他跟中本聰的相似性不提,賴特同時也是個稀奇古怪而且能力非凡的人:他是一個癡迷于自學的雙料博士,曾炫耀說,自己拿起碩士學位來一年一個不帶停的。他不承認氣候變化;是個連環創業者,創辦過包括安全顧問公司和比特幣銀行在內的各種企業;他還是個偏執狂,曾在博客上說,當初接受過一個挑戰,要從無到有地造一支鉛筆出來,為此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乃至親自制磚、造窯,用來制作石墨筆芯。


從賴特的博客和泄露的電子郵件來看,在這種加密貨幣還沒有接受過檢驗的時候,他就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為了開采第一批比特幣,他抵押了三套房產,花了100萬美元投資計算機、電力和網絡——雖然住在澳大利亞東部的偏遠鄉村,但他還是給家里拉來了光纖。他的郁金香交易公司(Tulip Trading)造出了兩臺超級計算機,在全世界的正式排名中均躋身前500強,而且兩臺似乎都跟他的加密貨幣項目有關。(賴特似乎很喜歡用郁金香這個梗,可能因為有人用17世紀荷蘭的“郁金香泡沫”比喻比特幣熱潮,讓他耿耿于懷吧)


他把第一臺超級計算機命名為Sukuriputo Okane,在日語里是“腳本的錢”的意思;另一臺名為Co1n,號稱世界上最強大的私人超級計算機。賴特還在本文開頭提到的那次比特幣大會上告訴投資者,第二臺機器將投入一項名為“比特幣可擴展性建模”的神秘任務,與此同時,他還要在冰島建一個遠遠更加強大的超級計算機群,因為那里地熱電力非常便宜。


比特幣觀察人士在很早以前就感到疑惑,在公開可見的比特幣區塊鏈上,那堆巨型寶藏(他們認為就屬于中本聰)為什么從來沒有動過。而賴特那個持有110萬比特幣的“郁金香”信托基金也許就是揭開謎底的關鍵。因為那位已故的大衛·克萊曼簽字的文件規定,這些比特幣一直要凍結到2020年,但賴特隨時可以借走,用于“P2P系統研究”和“可以提升比特幣價值和地位的商業活動”。


雖然規定了這些例外,但這一百多萬比特幣至今原封不動,就算在2013年克萊曼死后也是毫無動靜。也許賴特就是把它放著作為投資。也許,他可以用不太顯眼的方式利用這筆財富,比如在法律上轉移它們的所有權,用來為他的公司籌集資金,而與此同時,這些比特幣的地址可以一直保持不變。或者,他還在等著2020年1月1日——史上最大一筆加密貨幣財富開封的日子。


“洗白”


盡管有那么多線索都指向他的秘密身份可能就是中本聰——有些線索看上去還是他自己故意留下的,但他展現出來的這種障人眼目的才干,以及對隱私的熱衷程度,還是讓人稱奇,就連最崇拜中本聰的比特幣愛好者,也沒有起過一絲的懷疑。在今年那次比特幣大會上,一位聽眾提到比特幣對財產權的影響,問他有什么想法。他這樣回答:“如果我們不想跟人說‘我是個億萬富豪’,或‘我運行某某某公司’,或‘我的生活是這個樣子的’,我就不需要說出來。”接著他又說道,“我們應該有權選擇我們的生活方式。”


從另外一些被泄的電子郵件來看,每次有人去揭比特幣創始人之謎,賴特似乎都會急得跳腳。“我才不是什么美國人呢!我也不叫多利安好嗎!”2014年3月6日那天,賴特給一個同事發信說。而就是在當天,美國《新聞周刊》發表了那篇后來基本被全盤駁倒的文章,宣稱比特幣發明人是美國人多利安·中本聰。


這篇報道似乎嚴重地冒犯了賴特本人。“我不想做你們的招牌。你們沒找到我,我也不想被找到。”他在同一天又寫了這么一封信,打上“請外泄”的標題,發給了一個同事。這說不定就是后來那個公開否認帖的初稿。當時,中本聰極為罕見地用他在P2P基金會論壇的賬號發了個帖子,里面只有一句話:“我不是多利安·中本聰。”但賴特私底下的反應要激憤多了。“不要再找了……你們知道隱私是什么意思嗎?一份無償贈與的禮物,懂嗎!”


還有的時候,賴特幾乎有點嫉妒中本聰。“我的秘密身份那么受歡迎,我倒不招人待見,”他在2011年的一封郵件里跟克萊曼抱怨說,“我寫了幾百篇論文。中本聰就一篇。別的什么都沒有,就一篇該死的論文,我反而要跟自己撇清關系!”


如果賴特就是比特幣的創造者,一旦他的行跡大白于天下,那幾百萬比特幣愛好者的好奇心都可以得到滿足了,但事情遠沒有這么簡單。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整個比特幣經濟圈要考慮到,一旦他那只基金中的上百萬比特幣在2020年解凍,賴特本人,以及從他手中分到幾十萬比特幣的那些人,就可以把它們拿到公開市場上出售,保不齊會讓這種加密貨幣的價值一落千丈;比特幣社群內部一旦出現爭論,就比如眼下圍繞比特幣“區塊大小”的辯論,大家可能就會指望久違的中本聰出面指點;賴特的公司一發布“后比特幣”時期的研究結果,全世界都得去學習他的整體構想。其他那些被懷疑是中本聰的人倒是可以解脫了,不用再受我們這些記者的騷擾。而加密貨幣的思想史也將永遠改寫。


雖然賴特對中本聰獵手的態度很不友好,但近來他似乎一直在故意釋放線索,來暗示他具有的雙重身份。近兩年,他開始更加密集地發表有關比特幣的博文;就連Twitter消息里也會穿插一些暗示(但本月早些時候,他也刪除了很多這樣的文字,還把賬號設成陌生人不可見)。“‘身份’不是你的名字,它是你跟他人共享的一組經歷。人們就是常常在這一點上沒搞清楚。”他10月份的一條推文這樣寫道。


本月早些時候,中本聰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個教授提名為諾貝爾獎候選人(后來因為身份神秘,沒有資格入選),結果賴特大為光火。“如果‘聰醬’當初知道自己是能拿圖靈獎或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那塊料,他肯定會告訴你們自己是誰的!”他在Twitter上寫道,在稱呼中本聰時,還用到了“醬”這個表示熟悉或昵稱的日語后綴。


“我從來沒想過要當領袖,但選擇權不在我手里,”他在最近的另外一條推文里寫道。“我們創造的東西又反過來塑造了我們。它們會改變我們。”9月份,賴特又寫了一篇神神秘秘、拐彎抹角的博文,對他漫長的職業生涯作了個回顧總結,一度似乎還承認,沒人能在坐擁這么多財富的同時,無限期地隱姓埋名下去。“秘密能給人一定的權力和神秘感。”賴特若有所思地寫道。


“慢慢開始承認和接受,”他又寫道,“沒有什么秘密可以永遠保守下去。”


造就:線下劇院式的演講平臺,發現最有創造力的思想


更多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造就(xingshu100)或掃描下方二維碼





網絡營銷
編輯推薦
圖片行業資訊
  • 互聯網和搜索引擎給你了信息,卻控制了你的思維
  • VR技術正在改變電影人思維,或成美麗新世界
  • 如何用圖像識別技術來變革商業?這里有份操作指南
  • CAR-T有望被運用到血液惡性腫瘤和多種實體瘤中?
  • 精明餐飲人都是這樣開餐廳的!
營銷資訊搜索
網絡營銷
推薦工具
    熱點關注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企業名錄

    網絡營銷之郵件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搜索采集系列

    大數據營銷之QQ號采集

    大數據營銷之QQ精準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QQ消息群發

    大數據營銷之空間助手

    大數據營銷之QQ聯盟

    大數據營銷之QQ群助手
     
    設為首頁 | 營銷資訊 | 營銷學院 | 營銷寶典 | 本站動態 | 關于網贏中國 | 網贏中國渠道 | 網站RSS | 友情鏈接
    本站網絡實名:網贏中國  國際域名:www.rrdmhn.tw  版權所有 2004-2016  深圳愛網贏科技有限公司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86-755-26010839(十八線) 傳真:+86-755-26010838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公共信息安
    全網絡監察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分享
    羽毛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