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贏中國專注大數據營銷 [會員登錄][免費注冊][網贏中國下載]我要投稿|加入合伙人|設為首頁|收藏|RSS
網贏中國是大數據營銷代名詞。
網絡營銷
當前位置:網贏中國 > 行業資訊 > 互聯網名人 > 網絡營銷互聯網名人 > 奧博資本王健:一個以“我”為中心的世界
奧博資本王健:一個以“我”為中心的世界
編輯:造就 發布時間: 2016-4-28 9:30:00    文章來源:百度百家
網絡營銷



我是來自奧博資本的王健。我是學神經分子生物學的。16歲開始學生物,大學畢業后,我決定做最好的科學家。那個時候我就想,什么是最好的科學家?也許就是去研究生物領域里面最神秘、最具有挑戰性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呢?就是大腦。我到了哥倫比亞大學,師從諾貝爾獎得主艾瑞克·坎德爾,學習神經分子生物學。去了以后才發現,艾瑞克雖然名聲非常大,可能是全球范圍內研究大腦的最有名的教授,但他實際上,也不是研究大腦的。


他本科是讀歷史和文學的。后來發現自己對大腦非常有興趣,于是去紐約大學讀了一個心理學方面的醫學博士。那是弗洛伊德研究流行的年代,他沒法把大腦打開,研究神經元之間的互動,他也沒法真正研究大腦是如何運作的。于是,他決定開始自己的研究。他在這個領域開創了先河,創造了一系列研究的方法。直到公元2000年,他因大腦方面的研究獲得了諾貝爾獎。


艾瑞克給我的觸動非常大。他告訴我,一個人要循著他的好奇去。如果你有一份好奇,不管是什么,不管是關于意識的也好,關于“我”也好,關于人生的目的也好,關于光是什么也好,總之不要放棄,因為好奇是一個人非常珍貴的財產。對大腦的好奇一直追隨著我。我一直在研究人是怎么回事,意識是怎么回事,我的世界是怎么回事,今天我就想跟你分享“我”的世界。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以“我”為中心的世界》。


就在前不久,人類最優秀的棋手敗給了電腦。這導致很多人在問一個問題,電腦是不是能夠發展得像人那樣,甚至超越人。也許有一天,正在下棋的電腦忽然“醒”過來說,我怎么會在這兒,對面坐的是誰?也許它會對對面不斷敗陣的棋手產生同情,也許它會讓他一局,也許它會像電影里面那樣爭奪人類的資源,把人類殺死或把人類控制起來。那么,機器復雜到什么程度才會有'我'的意識?它才會突然“醒”過來說,我要這樣,我要那樣,我的生存是怎么回事?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其實也是一臺機器。我們對這一臺機器已經有相當的了解了。我們知道,剛開始是卵子和精子結合形成受精卵,在這個受精卵里面有著一大段DNA,就像一本書一樣,它告訴這個卵子怎么成長成人,這本書大約有30多億個格子,每個格子里面寫一個字母,但是它只有四個字母好寫,A、T、C、G。我們每個人體內,每個細胞里面都有一本這樣的書。接著,這個受精卵一個分兩個,兩個分四個等等,很多學理科的學生都學過,最后就成長成一個人。這個人在某一天突然醒過來說,哇,我是什么?我為什么會活著,我為什么在這兒?我們對看得見、摸得著的這一部分已經很熟悉了,我們甚至可以復制他。到今天,人類實際已經復制了很像人的哺乳動物——羊。


為什么沒有復制人呢?因為這是非法的。如果這個合法的話,我相信人類已經被復制出來了。但是當你復制一個人的時候,你真的復制了“我”嗎?假如我復制了自己,充其量只是培育出了一個“兒子”或者是“弟弟”吧。他長得很像我,也許他還有我所有的DNA序列,但他并不是我。他是他,他會有他的喜怒哀樂,他的成長過程,他會說“我”想要這個想要那個,他不會代替我。


所以這不是真正的復制。真正的復制是'我'的復制,也就是說我要把意識,把靈魂再復制一份,裝在一個新的個體里面。


假如能夠這樣,人類就得到永生了。不管你多大年紀,只要再復制一份,把“我”的意識移過去不就又年輕了嗎?但是,人不光是有看得見摸得著的那一部分,即可復制的那一部分,還有靈魂。靈魂,無法被復制。這是被普遍接受的,也是佛教所宣揚的。人就像一個皮囊一樣,看得見摸得著的那一部分,盛著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靈魂。這個模式,在很多人的個案里面,似乎已經得到證實。比如所謂的瀕死現象,有很多病人因為各種原因,心臟病或者車禍,而腦死了,大腦里面1000多億個神經元都停止了工作,你找不到任何活動的跡象。過一段時間你把他救活了以后,他說我當時靈魂離開了身體,穿過了一個黑暗的洞,然后不斷地上升,看到了光芒,看到了上帝,甚至跟上帝對話了,然后靈魂又裝回到原來的身體里。


這就是說,靈魂可能可以不依賴于身體而存在?


也有一些另外的個案可以跟這個模式吻合。比如多重人格,好像是多個靈魂裝到一個肉體里去了;或者性別倒置,好像是女性的靈魂裝到了男性的肉體里面,或反之。那靈魂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今天的科學也沒能回答,但是我想借用2700年前古印度哲學家們創造的一個概念,這個概念叫做“梵”。他們是這么解釋靈魂的——靈魂是從一個無邊無際,在所有地方,所有時間的“一”里面來的,這個“一”就是“梵”。然后我們生活了一圈以后,又回到梵里面去。


我想用海洋做一個比喻,就是梵是大海,在大海里面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大家都在一塊兒,也許我們沒有喜怒哀樂,也許我們是永恒的。來了一陣風,我們涌起來,成了一堆浪花,我們也許是有緣分的,在同一時間成為這些浪花。然后我們落下去回到海里。這是一種浪漫主義的描述。很多人會說,扯!今天的科學和這完全不相關。讓我們看看科學跟這個相不相關?我既然不知道靈魂是什么,當然不會知道在科學上面怎么去證明梵。


但是我可以說,我們的世界確實有著非常非常大的一部分,是我們今天看不見摸不著的存在,而這個世界在物理上已經被廣泛證實了——96%的世界是由暗物質和暗能量組成的。那些暗物質和暗能量,我們除了能感受到它的重力場以外,在別的方面都沒辦法探測到它。最近發現的重力波,實際上是和它之間的一種互動。我舉一個暗物質、暗能量的例證,這只是很多很多證據中的一個。當科學家向遙遠的星系看過去的時候,常常會看到所謂的“愛因斯坦圈”。它就好像當你舉著一個巨大的凸透鏡,光從凸透鏡的對面打過來,你就會看到有一圈一圈的這種光。


但問題是,從這個科學家到遙遠的星系之間,看上去是什么也沒有。真正發生的是,太空中暗物質的重立場是如此龐大,把光都像凸透鏡那樣給打彎了,甚至把遙遠的星系拉到更近的地方。這在天文學里已經是個常識。大家可能會問,那是遙遠的天際,也許暗物質、暗能量跟咱們沒有什么關系?沒有哪一個科學家會說這個地方沒有暗物質,就在這個會場。在你們的眼里,舞臺上只站著一個人,如果有20個人站在臺上,其他19個全部是暗物質的話,你們仍然看不見,當然臺下也可能坐著成千上萬人,我也沒看見。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我們沒有辦法去研究,讓我們還是先理解一下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吧。就說我們所在的地方,各位坐著的椅子,它是摸得著的,坐在上面挺舒適,它是藍色的。但是它真的在那兒嗎?


椅子是由原子組成的。科學家們為了研究原子是怎么回事,把X射線打在原子上面,發現幾乎所有的X射線顆粒都直通通地打過去了,就像打在一張漁網上一樣。也就是說,一個原子里面絕大部分都是空的。如果把原子放大成我們所在的這棟樓那么大的話,也許只有一個茶壺那么大的地方是原子核,它是實的,其他地方都是空的。但你可能還會說,這個茶壺還是實的,對不對?茶壺也是由別的東西組成的,你可以把它分成質子、中子,再把它分成各種亞離子等等。剝來剝去,剝到最終,科學家們得到什么結論了呢?它們最后也許是一堆不斷振動的波。現在最流行的解釋整個宇宙的“弦理論”就在說,最后剝出的結果是一堆在振動的波和能量,沒有一個是實的。


所以那個椅子也許不像你想的那么實,包括你自己本身。正所謂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很多人能夠重復這句話,但是他沒有在根本上理解這句話。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最近的100多年里,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剛剛講的全都是物理,它不是一種浪漫主義描述,不是一種幻想,不是一首詩,它是物理。


很多人對世界的理解還停留在300年前的牛頓時代,那時候有完美的經典物理來指導他理解整個世界。對牛頓來說,時間是一個沒有起點,沒有終點,勻速流淌的河流,空間是固定不變的,像一個方盒子。很多人就停留在那個時代,對很多人來講,世界就像一個盒子,人就像進入這個盒子轉了一圈的螞蟻。盒子是盒子,螞蟻是螞蟻,盒子是不變的,人死了以后盒子還在那兒。我在告訴大家,這盒子就跟椅子一樣,是值得懷疑的。


100多年里,我們認知的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導致這個變化最重要的人中,愛因斯坦是最重要的一位。愛因斯坦看了牛頓的理論說,扯!時間就是可以伸縮的,空間是可以彎曲的,而且世界整個就是恒久運動的,沒有什么是不變的,沒有什么是不動的。在座的有許多看過《星際穿越》?我想用這部片子里面的一個情節來向各位闡述一下,時間在重力場里面是會改變的。


片子里有幾個宇航員從太空站跑到一個重量場很強的星球上。因為重量場很強,所以時間在星球上減慢了。他們在星球表面就待了3個小時,在太空站等他們的同伴老了21年。這不是一種詩情畫意的描述。我們今天能夠根據物理的理論,算出在那個星球上的重力場究竟有多大,我們甚至能夠算出,一艘飛船要消耗多少能量才能夠飛離那個星球——這些和我們有什么關系,那畢竟是個科幻——絕對有關系。我所講的是物理。我的辦公室在47樓,它離地心的距離比1樓要遠,所以我的辦公室所在的重力場應該比1樓要小。而在1樓有一個工作的阿姨,對那個阿姨來說,時間進展的速度就沒有我在高處快,所以阿姨應該老的比我慢。這聽上去實在是不能想像,因為這個差別非常非常小。我想說的是,不管差別多小,仍然是有差別的。


另外一個會影響時間的因素是速度。這張圖的意思不是說,和一個美女坐在沙灘上時間就會過得更快。它的意思是,對這個美女來說,在飛機上的時間會過得更慢,因為飛機相對這個美女在以一定的速度運動著。讓我們做一個思想試驗來闡明這一點。假設這個美女有兩只絕對完美的鐘,絕對準確,沒有任何誤差,而且能夠讀到小數點后無數位。她把一只鐘交給在座的一位帥哥,然后這個帥哥就帶著它飛到世界各處去旅游了。當他帶著這只鐘回到沙灘來,比較這兩只鐘的時候,飛出去的那個鐘所顯示的時間應該比在地上的那只要慢,因為在更高速的系統里面時間運行的速度相對于地上坐著的人來說要慢一些。搞了半天,大家的時間都是不一樣的,而且時間和空間完全是鎖在一起的。如果你理解今天的物理概念的話,時空實際上是一個量而不是兩個量。我們之間在時間上面確實有差別,雖然這差別非常非常小,但不論多微小,它都是大于0的一個差別。我的邏輯非常明確,并且相信沒有人能夠挑戰這個邏輯。你們又要說了,好,就算有差別,我們看到的世界還是這個世界,這不能證明我們的世界不是一個世界。讓我證明給你看一下!


物理學家海森堡發現了一個原理叫“測不準原理”。它是什么意思呢?他說,你在測量任何一個粒子的時候,你都不可能同時測準它的位置和速度。也就是說,如果我們這滿屋子的人在同一瞬間都能夠完美地測量同一顆子彈所在的位置和速度的話,得出的值是不一樣的。海森堡甚至有一個公式,來告訴你有多么不一樣。


我們在看每一個粒子,包括我剛才講的原子里面飛的電子和各種粒子,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所有東西,實際上都是有微小差別的。為什么?因為我在測量這一顆子彈的時候,我和子彈就形成一個系統,這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系統,任何一個系統里面的觀察者都是系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在看這顆子彈的時候,你也和它成為一個系統。我們兩個的系統是不一樣的。我的系統離開了我,就不存在了;你的系統離開了你,也不存在了。但是現在更巨大的問題是什么呢?世界的觀察者對于你來說,是你。也就是說,你在觀察你的世界,你和你的世界是密不可分的;而我,觀察著我的世界,我和我的世界也是密不可分的。


你離開了,你的世界就沒了,我離開了,我的世界就沒了。聽上去拗口,其實很簡單,假如世界是一個夢,你夢醒了,離開了,夢不會還在的對吧?但是大家理解世界時,都認為世界是一個僵化的,脫離于自己的,在自己身外的東西。也許是與別人共有的,自己只是一個過客。我今天想說,每個人都有他的世界,每個人都是他世界的中心和主宰。


以上講了很多的科學,現在讓我們看看別的東西是不是由“個人”決定的。“我”是不是決定著別的東西?觀里面有三大支柱,一個叫科學,一個叫宗教,一個叫哲學。在座的可能科學家并不多,但是你必然理解,不管你從哪個非常復雜的科學開始,都必然可以問為什么,當有人告訴你為什么之后,你又可以問為什么,你可以不斷地問下去。人類的思維方式是一個因果的鏈條。A是因為B,B是因為C,等等。當你不斷挖下去的時候,會挖到什么呢?無一例外會挖到公理,那是一個不能夠被證實或證偽的地方,那是“鏈條”的終點。而公理從哪兒來?公理根本就是一種假設,公理根本就是我今天高興了,就決定這個是公理,明天高興了,可能決定那個是公理。我還想把另外一件事情也跟大家講一下,那就是宗教。


許多非常虔誠的宗教信徒。但問題是,這個人很虔誠地信佛,那個人很虔誠地信上帝,還有一個人很虔誠地信阿拉,他們本來都可以相安無事地生活著,因為他們有各自的世界,但是他們不相信自己有各自的世界,他們覺得這些世界必須是同一個世界,所以他們必須相互殺戮。在宗教上面,你如果挖到最根本的地方,并不是可以用別的東西來證明的,而是一種信仰。信仰的意思就是,我今天高興了,這個就是我相信的,我相信它就是真的——信則有,不信則無。但是人類思維一定要分成很多格子,人類一定要共享一個永恒的真實,一個在自己身外的真實,這思想整個是錯誤的。


回到公理上面,公理是科學,真實的東西一定只有一個,真理只有一個。就像著名的偵探柯南講的那樣。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柯南,我是看的。那么,我們就講講科學的公理好了。我們很多人都學過歐式幾何學。它有一個非常重大的公理——在一個平面上面,通過某一條直線外一點,可以且只可以做一條平行線。這非常能夠被人理解,但問題是就出在它沒有辦法被證明。有一位俄國數學家花了畢生精力去證明它,但是證明不了。結果有一天他突發奇想,那我就干脆選相反的假設做公理。他說,在一個平面上,在一條直線外,通過某一點可以做無數條和原直線平行的平行線。這聽上去太“大逆不道”了,簡直和我們的常識完全違背。但這位數學家一層又一層在這個公理上搭建了完美的大廈,和歐幾里得搭出的歐式幾何一樣完美,甚至是更完美的大廈。他的結論仍然是對的,他的結果仍然能夠指導我們的行為。我想告訴大家,沒有絕對的真實,真理不止一個,每個人都有他的真理。


這在科學上面已經發生無數次了。比如偶次根號下不能開負數,有人就跳出來說,根號-1等于i,我認為可以開,于是他就建立了整個虛數系統。如果你看一下人類不斷成長的歷史,就會發現,實際上世界是沒有邊際的。凡是人類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的時候,人類的智慧就往前進了一大步。真正阻止人類進步的是人類勇氣的界限。人類就像生活在一個恐懼的牢籠里面,像一個瞎子生活在一個碩大無邊的平原上面,認為周圍全部是鴻溝。他每次用腳試探一下,往前走半步,都發現是堅實的土地。他每次這樣走的時候,他活動范圍都增大一些。而人的一生,我認為就是一個不斷探索學習的一生,不斷在勇氣上成熟、成長的一生。


那么,我的世界和“我”有什么關系?你是你的世界的唯一中心和主宰,你必須意識到這一點。很多人不是這么認為的,他認為自己是一個被動的過客,而且他經常抱怨,我沒有成功是因為我的父母沒給我非常聰明的大腦,沒給我很多的財產;我不是那么幸運,我的老板太差……他在傳達他是被動的,他是一個受害者。就像一個人開著一輛車,最后掉到懸崖下面了。掉到半空時他還在抱怨,車不好,路不好。他忘掉了這輛車里面唯一的司機是他自己。


我猜測超過一半的人在某個時候都是這么想的,他老是覺得有別人會解決這個問題,自己不用面對,自己不用成為這唯一的司機,實際上他就是唯一的司機。我們的世界實際上是和別人沒有關系的。我想引用百歲老人楊絳的一句話:“我們曾經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謝謝大家。


更多關于演講的精彩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造就(xingshu100)或掃描下方二維碼






網絡營銷
編輯推薦
圖片行業資訊
  • 4 · 生活 |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 快來找組織!場景營銷聯盟都成立了,是時候擁抱場景營銷了
  • 3天?!帶您免費登上梅花網首頁!
  • 自媒體廣告怎么投放最有效?這里有三種方法,拿走不謝!
  • 做電商一定要懂這些運營手段
營銷資訊搜索
網絡營銷
推薦工具
    熱點關注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網絡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企業名錄

    網絡營銷之郵件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搜索采集系列

    大數據營銷之QQ號采集

    大數據營銷之QQ精準營銷

    大數據營銷之QQ消息群發

    大數據營銷之空間助手

    大數據營銷之QQ聯盟

    大數據營銷之QQ群助手
     
    設為首頁 | 營銷資訊 | 營銷學院 | 營銷寶典 | 本站動態 | 關于網贏中國 | 網贏中國渠道 | 網站RSS | 友情鏈接
    本站網絡實名:網贏中國  國際域名:www.rrdmhn.tw  版權所有 2004-2016  深圳愛網贏科技有限公司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86-755-26010839(十八線) 傳真:+86-755-26010838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深圳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公共信息安
    全網絡監察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分享
    羽毛球排名